极度分裂

一只军装柒仔,有些看不清。。。。%>_<%

恭喜您成功捕获一只军装柒仔,大概是玄武国最强将军之类的吧。。。。没勾边,有些看不清,望原谅%>_<%

血祭(名字乱取的)

  祝羽弦反了,这在白永羲的意料之前中他并不意外。
  不过也是了,他是凤凰注定要扶摇直上九千里,带着无畏直冲云霄。
  只是有些可惜,不能在见他一面了,白永羲如是想。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一份无端的失落,他知道现在京城各地一定狼烟四起,血流成河了。
  仿佛命中注定一般白永羲在回头的一瞬间看到了祝羽弦。
  他没有束发,柔软的发丝被夜里的湿气沾湿乖巧的贴在脸颊两旁想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祝……羽弦?”白永羲愣了愣,很快就恢复成冷冰冰的表情。
    祝羽弦歪着头笑了笑跌跌撞撞的朝着白永羲奔去。
   白永羲眉头皱了皱,双手确是张开拥住了了祝羽弦,祝羽弦脸上有一层薄红,似是醉了。
   “***”祝羽弦靠在白永羲胸前,嘴里喃喃着白永羲听不懂话。
    “咣!”,祝羽弦手一松,装满了酒的罐子应声而碎。
     “祝羽弦?”
      没有回应。
    他早该猜到了,不是吗?从他怪异的举动就早该猜到了,不是吗?
    他是为了他而反的,他替他铺好了路,却是以这种残忍的方法。
    “呵呵……”白永羲发了疯似的笑着,他打横抱起祝羽弦蹒跚的向外走去,走向他为他所铺好的道路,走向那条以血为祭的道路……

-_-||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就是随便写写。勿喷-_-#

画完就发上来,都不管亲们看不看得清的我也是够了%>_<%赶脚自己好蠢。

无质量求轻喷,无奈了T^T只好自己产粮%>_<%